金蝶KingDee总裁冯国华加盟中国惠普任销售副总裁

中国惠普今天宣布新的人事任命,前金蝶集团总裁冯国华出任中国惠普全球销售副总裁,即时生效。出身IBM的冯国华,一个月前刚刚离开工作了一年的金蝶总裁职位。

根据中国惠普的任命邮件,冯国华将常驻北京,将向中国惠普总裁史蒂夫•吉尔(Steve Gill)汇报。冯国华将负责销售团队运营与战略协调。

加入惠普之前,冯国华于2011年1月至2012年1月在金蝶国际软件集团工作,担任总裁一职。今年2月,冯国华因为家庭与个人原因从金蝶离职。加入金蝶之前,冯国华曾在IBM工作9年,从普华永道的咨询总监晋升为IBM 全球业务咨询服务部大中华区主管合伙人。

冯国华在中国科技大学获得经济管理学士学位,并在哈佛商学院获得高级管理项目AMP证书。他在信息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丰富经验,并先后在西门子、安达信、普华永道、IBM和金蝶担任高级销售、交付与管理领导等职位。

揭秘谷歌招聘团队:每年收到200万份简历

最佳雇主

在硅谷人才争夺日趋白热化的今天,没有一家公司的“军火库”如谷歌(微博)这般“弹药充足”。《财富》杂志曾将谷歌评选为2012年美国最适宜工作的公司,这家搜索巨头去年新增员工数量达到创纪录的8067人,令其员工总数增加了三分之一。

虽然谷歌仅有13年的历史,但每年申请加入这家企业的应聘者却多达200万,因此,该公司必须保证其人才招聘团队的质量。在美国精英阶层的眼中,在谷歌谋得一份差事,就像是被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录取,或者是进入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

谷歌的确未公布招聘专员数量,但可能人数众多。2009年,谷歌称公司的招聘团队约为400人。今天,有人估计这一数字可能超过500。谷歌人事部门主管托德·卡莱尔(Todd Carlisle)表示:“我们希望给公司挖掘精英中的精英,我们还专门投入资金来做这件事。”

卡莱尔还将人才招募比作一件必不可少的家庭用具:“招募新人就像是给谷歌购买日用品。”对人才招聘有深入研究的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教授、谷歌顾问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估计,包括合同工在内,谷歌员工与招聘专员的比例大概为64:1。

谷歌的招聘专员十分年轻,待遇很高,但往往只能在那里工作6个月。硅谷猎头公司Riviera Partners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迈克尔·莫雷尔(Michael A. Morell)说:“谷歌可能是我所知道的合同工人数最多的公司。据说,新人必须在6到12个月内证明自己,否则只能卷铺盖走人。”

  制度灵活

现在很难估算出谷歌员工与招聘专员的精确比例,因为该公司的招聘专员人数变动非常大。沙利文称,在一定时间内,谷歌招聘专员中70%属于合同工,同时他们的规模会根据具体情况增减。

这样,谷歌便可以根据实际需要灵活掌握招聘专员人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谷歌前招聘专员说:“如果你必须缩减规模,那可以解聘50人,这不碍什么事。你还可以在两个月里招聘50到100人,从而又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但也要付出高昂代价。”将谷歌的招聘团队称作是一台机器毫不为过。

沙利文说,谷歌的招聘预算是他所知道的私有公司中最多的。他指出,在人力资源方面投入重金,缘于谷歌在公司创立早期做出的估算:一个顶尖工程师的价值远远超过一个普通工程师。换言之,在人才招聘方面投入10倍于其他公司的预算,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这在一定程度上还解释了谷歌向员工提供那么好的待遇、工作灵活性以及个人自由支配时间的原因。谷歌每招进一个新人,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都会亲自把关,原因不言自明。沙利文说,在人才招聘方面,“不像是说你是头号人选,别人是二号人选,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圈子。”

  各司其职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招聘专员的工作会轻松些。他们常常抱怨说,人员招聘是一个非常机械的过程,对每位参与者而言都是乏味、无趣的一件事。谷歌并不依赖经验丰富的全职招聘专员,而是将这个过程分成不同的功能——寻觅合适人选、进行协调等等。

扎克·纳德勒(Zach Nadler)曾申请过谷歌的招聘专员,但在亲身体验了这份工作的乏味以后,最终主动退出。纳德勒说:“待遇还不错,但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惬意,整天泡在网上。”咨询公司Foxhunt Staffing首席运营官戴维·沃斯(David Voss)说:“招聘专员似乎是这家公司唯一牢骚满腹的一帮人。”

谷歌素来讲究各司其职。莫雷尔说:“我收到过许多人的简历,上面说是‘谷歌招聘专员’。但他们究竟从事哪些工作,你必须要进行深入调查。”许多公司都采用相同的策略,只不过谷歌标志性的分析能力令这个过程多少具有了艺术色彩。

莫雷尔说:“要让新人尽快适应自己的角色,早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这类事情太小儿科,一般交给处于初级水平的猎头公司来做,保证新人融入到这台机器中。”也许,他们每个人的能力都十分突出,但在整个谷歌体系中呢?“谷歌将他们揉合成一个团队,而这个团队的能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加入谷歌的“招聘机器”对初出茅庐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士仍然颇具吸引力,即便这份工作不是“铁饭碗”。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谷歌前招聘专员说:“也许,明天饭碗就丢了,但对于23岁的年轻人来说,你可以赚到不少钱。”此人透露,她作为全职招聘专员在谷歌工作了11个月,十分“喜爱”这份工作和这家公司,但她也说,“或许从此以后,给潜在客户打电话推销产品,再没有这么容易了。”

  简化流程

同谷歌的许多研发项目一样,数据也始终贯穿于招聘机制的每一个脉络。据说,谷歌设计的应聘者跟踪项目就充分体现了数学的精妙之处。谷歌往往绕过猎头公司,直接与其锁定的目标联系,甚至于硅谷不少工程师经常接到谷歌的电话。猎头创业公司Hackruiter联合创始人尼克·伯格森-什尔科克(Nick Bergson-Shilcock)说,他每隔六个月就会收到一封谷歌人事部门的电子邮件。

正是由于谷歌这台机器体积庞大、颇具渗透性,业界才广泛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一名谷歌工程师收到了一封挖角的邮件,而发信者竟然是自己现在的东家!虽然只是一个传闻,但可信度依旧非常大。

谷歌的招聘机器也有一些缺陷。员工经常对一些事情抱怨,例如招聘工作过于程序化,具有创新精神的天才会在一串串的公式中迷失方向,面试环节混乱等等。2008年,一封由谷歌离职招聘专员所写的电子邮件在网上广泛流传,他们痛斥谷歌的招聘制度,认为过于官僚化。不过卡莱尔说,谷歌在不断地对人员招聘制度进行调整。

谷歌去年对其招聘过程的几个独有功能做了改动,不再像以前那样过于侧重GPA(平均分数)和标准化测试分数。卡莱尔说:“如果他们已经离校三年,我们不再要求应聘人必须提供GPA。”同时,谷歌也不再要求对应聘人进行标准化测试。

  过十道关

谷歌还砍掉了最让人猜不透的一些面试问题,如校车能装进多少个高尔夫球?取而代之的是与应聘职务更为相关的问题。卡莱尔说:“我们过去更在意应聘者在学校的表现。现在,只要我们能证明此人很聪明,这些都不再是必要条件。”

或许更为重要的是,谷歌大大缩短了应聘者从面试到入职的环节。据卡莱尔介绍,以前,从申请职务到签订合作,最长要花费半年时间,如今这个过程则缩短到一个半月左右。以前,应聘者往往要接受10次面试,而现在这个环节同样缩短。卡莱尔说,他发现在第四次面试以后,剩下来每次面试对应聘者的了解程度仅能增加1%左右。谷歌如今将对应聘者的面试次数缩短为不超过6次。

谷歌还以能最大程度挖掘新人潜力著称,而背后的哲学就是残酷的竞争,优胜劣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沙利文说。这条定律应用到篮球场,就是“如果场上球员身高全部达到7英尺(约合2.13米),那么一定会赢得更多的比赛。”谷歌这样做自然有他们的逻辑,而这种逻辑或许并不适应所有公司。

沙利文说,研究谷歌这家公司,是一件让他感到很无奈的事情,看到它,“你会想,上帝啊,这台机器将统治整个世界。”

Facebooker's高管们的薪水状况

Facebook公布了即将在纸面上成为亿万富翁的执行官们的薪水和奖金。CEO、COO、CFO、工程副总裁、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的目标奖金为基本薪水的45%。

以Zuckerberg为例,他的年薪为50万美元,奖金最高约22.5万美元;COO Sheryl Sandberg和CFO David Ebersman年薪30万美元,工程副总裁Mike Schroepfer和法律顾问Theodore Ullyot年薪27.5万美元。薪水和奖金不包含他们所持股票价值。

早先Facebook公布的S1说明书中透露了扎克伯格2011年年薪48万3333美元,外加22万美元红利。另外他还报销了78万多美元的私人费用,包括个人包机,房租等等,而这笔私人费用算在了“全面保险(comprehensive security program)”里面。2013年1月1日起,扎克伯格的年薪将减到1美元,但他持有Facebook 28.4%,现在约合250亿美元的身家。

Facebook员工年龄最小薪酬最好

PayScale通过网络对亚马逊、苹果、戴尔、Facebook、谷歌、惠普、IBM、英特尔和微软等9家科技公司的员工进行了调查。苹果员工的起薪为4.31万美元,在所有受调查公司中排名垫底。微软员工的起薪最高,为8.69万美元。在Facebook,员工的起薪大约为5.91万美元,较美国全国的平均工资高出49%。调查同时发现,相同职位的Facebook员工薪酬要比其它公司高出13%。

PayScale的调查还发现,更高的员工薪酬也给员工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尽管Facebook的员工满意度最高,但该公司员工的压力也是所有受调查公司中最大的。

Facebook高管薪酬的启示

上市以后,扎克伯格年薪+年度最高奖金共72.5万美元年收入,桑伯格两项共43.5万美元年收入。按照最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6.29:1计算,扎克伯格和桑伯格年薪+年度最高奖金两项合计年收入分别为456万元人民币和273.6万元人民币,而两人要管理的公司,是一家上市后市值高达750亿至1000亿美元、规模堪比花旗集团和华特-迪士尼公司的美国大鳄级企业。

与中国上市公司董事长和高管层薪酬相比较,扎克伯格等高管管理的公司规模大、市场竞争激烈,管理压力大、难度高,而年收入却大大逊于中国上市公司高管们。

比如,某上市商业银行最新总市值约为2798.49亿人民币,折合美元为445亿美元,而该行行长2007年税前年薪高达963.1万元人民币,2008年年薪为789.28万元。另一家银行最新总市值1752.49亿人民币,折合美元278.6亿美元,而该行董事长2007年的税前报酬为1748.62万元人民币,2008年为1136.6万元人民币。另外几家大型银行市值略高于Facebook,虽然董事长、行长年薪为100万至200万元人民币,但可以享有高额的职务消费,如果把后者作为“弥补”算上,其薪酬也是相当之高。

Facebook世界影响力和市值都如此之大,而CEO年薪奖金却如此之低,镜鉴出中国内地上市公司薪酬管理的弊端。中国上市公司在管理水平、核心竞争力、全球影响力等方面,未能与国际一流企业充分接轨,在高管薪酬上却很快接上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能不令人沉思。

诺基亚宣布计划在匈牙利、墨西哥、芬兰三地的工厂共裁员40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8%

据报道诺基亚宣布计划在匈牙利、墨西哥、芬兰三地的工厂共裁员4000人,其目的是加快设备交付和贴近供应商,增强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不过他家都明白,昔日的手机王者,已渐入某日。但科技界的故事,谁又知道诺基亚会不会推出创新科技,从新振作。希望它不会重蹈柯达相机,摩托罗拉的覆辙。

诺基亚称,此次设计裁员的三家公司分别位于匈牙利的科马隆(Komarom)、墨西哥的雷诺萨(Reynosa)以及芬兰的萨洛(Salo)。这三家工厂主要为欧洲和美洲的客户提供智能手机产品定制服务。这三家工厂的设备组装将被转移至基础供应商聚集的亚洲工厂进行。这三家工厂的生产量会大幅下降,因此将导致裁员4000人。裁员计划将在2012年末逐步进行。

诺基亚目前有9个手机工厂,由于塞班手机遭到消费者的抛弃,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去年销量下降了25%,仅售出了7730万台。诺基亚上个月还出售了已经关停的罗马尼亚工厂。

原联想高管梁军任乐视网副总裁 负责机顶盒业务

1月30日消息,原联想集团高管梁军加盟国内视频网站乐视网,担任乐视网副总裁兼乐视TV总经理一职,直接向集团CEO汇报。

在梁军看来,网络视频是朝阳产业,互联网电视机顶盒更将打造产业蓝海。

原联想高管梁军任乐视网副总裁 负责机顶盒业务

乐视网副总裁兼乐视TV总经理梁军(速途网配图)

乐视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梁军加盟乐视网后,将进一步壮大乐视网在产品研发和市场销售方面的力量,促进乐视TV云视频超清机的品牌运营和市场开拓。

乐视TV是乐视网年战略级产品。今年年初,乐视网与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在京达成战略合作,正式进军互联网电视机顶盒市场。

加盟乐视网之前,梁军担任联想集团智能手机的产品开发副总裁,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EMBA。梁军于1995年4月进入联想集团工作,先后担任过联想产品链管理部总经理、联想服务器事业部总经理、联想移动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产品营销部总经理、联想集团智能手机的产品开发副总裁等职,他在职能手机产品规划和开发、事业部管理和公司企划管理上有丰富的经验。

此前,百视通和联想集团达成合作,推出互联网电视机顶盒,为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视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