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收购分析软件供应商Varicent Software

IBM今日宣布与领先的薪酬与销售业绩管理分析软件供应商Varicent Software签订了正式收购协议。Varicent是一家私有公司,总部设在加拿大多伦多。IBM没有透露这项交易的财务条款。

Varicent的软件可以自动收集和分析企业财务、销售、人力资源和IT等部门的数据并形成报告,提高效率,揭示业务发展趋势和改善销售业绩。这项收购交易可加快IBM在各个行业推广其Smarter Analytics功能的速度,并帮助它将这项功能与IBM现有的软件产品整合在一起,通过实体销售和云计算模式提供给客户。

IBM商业分析部门总经理Les Rechan表示:“收购Varicent可以增强IBM的实力,将分析功能交到一线员工的手中,改善业务运作并最终改善业绩。现在有很多销售团队仍然通过数据库、电子表格和电子邮件来管理销售业绩,分析软件在这片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还能发掘出更多全新的增长商机。”

随着数据量的增长,许多企业开始寻找新的方法来实现自动化并以更快的速度获得更准确的销售情报和财务管理数据,以提高竞争力。据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称,使用了薪酬管理解决方案的企业可以将人为错误减少90%以上,并节省40%的时间。

Varicent创立于2003年,现有180多家企业客户,包括喜达屋酒店、Covidien、Dex One、万宝盛华、赫兹租车、欧迪办公和Farmers等。

IBM将把Varicent与其研发部门和它以前收购的一些业务整合在一起,包括Algorithmics、Clarity Systems、OpenPages、Cognos和SPSS等,提高IBM在商业分析和优化领域的实力。这些收购交易均为IBM专注于分析软件的宏大计划的部分内容,该计划涵盖了硬件、软件、服务和研发等众多领域。

IBM已经建立起全球最深厚的分析解决方案产品库,拥有9000多位商业分析和优化专业顾问和400多位研发专家。IBM每年会增加数百项与分析有关的专利,整个生态系统不断壮大,现在已经拥有2.7万商业合作伙伴。IBM还在柏林、北京、达拉斯、伦敦、纽约、东京、华盛顿和苏黎世建立了8个全球分析解决方案中心。

这项收购交易还需满足常规条件要求,预计可在2012年第二季度完成。这项交易完成之后,Varicent的所有员工都将加入IBM的软件集团。

索尼全球裁员1万人 中国暂无裁员计划

新任CEO平井一夫动刀重组索尼, 此次裁员约占索尼全球雇员总数的6%,这也是4月1日刚上任的索尼新任CEO平井一夫的重组计划中最新浮出水面的细节。

此次重组将是索尼四年来的第二次重大变革。截至2011年3月,该公司全球雇员总数约16.8万人。

裁员将在截至2014年3月的两个财政年度中进行,但最终时间尚未确定。预计裁员消息将在12日召开的索尼战略会议上宣布。

索尼中国公司昨天表示,索尼(中国)有限公司目前没有裁员计划。在2011财年,索尼(中国)虽然受到日本地震、泰国洪水等一系列影响,但中国业务保持了健康、良好的发展。

“两项重组”裁员5000人

索尼此前曾称即将进行改革、且没有不能变革的领域。但是日系企业雇员终身制,使裁员变得异常困难。

索尼预计将在公司总部以及国内外各集团企业的开发、生产、后勤与营业部门等实施裁员计划。在过去的重组过程中,索尼主要是推进生产基地的出售和整合,但今后将在包括管理等部门在内的整个集团内着手提高效率。

预计一半左右的裁员将在索尼此前宣布的两项重组计划中被落实。索尼上个月宣布已达成协议,将把化学产品业务出售给日本政策投资银行,以便企业专注于电子产品业务。同时,索尼还把中小型液晶显示部门剥离给日本显示公司,后者是由日本政府、索尼、东芝公司以及日立公司支持成立的新合资公司。索尼称,这两项协议将使公司雇员减少至多5000人。

余下的裁员预计有一部分在索尼电视部门进行。电视机业务亏损也是拖累索尼连续四个财年亏损的主因。索尼曾透露,要精简电视机业务,并且把年销售量由2200万台降至2000万台。

“陪绑”此次裁员的还有负责2011财年公司运营的索尼全部7名执行董事,他们将放弃领取年终奖金,其中包括前任CEO、现任董事会主席的霍华德·斯特林格(Howard Stringer)。

新CEO启动改革

受电视业务低迷等因素影响,索尼预计3月底结束的2011财务年度出现2200亿日元(约合27亿美元)净亏损,是连续4年出现净亏损,电视部门更是连续8年出现赤字。索尼称,市场竞争、需求不振、价格下滑、日元升值等是影响业绩的主要因素。

平井一夫之前表示,他上任将打造一支新的经营团队,将在经营战略方面推行4大改革,即强化游戏机和移动通讯为主的核心业务、重塑亏损严重的电视制造业务、改革公司业务结构、加快技术革新。

在2008年雷曼危机后,当年12月索尼曾宣布在全球裁员1.6万人,将全球原有的9处电视机工厂减少至4处。

日本电子产业全线衰退

日本其他主要电子公司近年也纷纷出台裁员、减薪等方案。松下公司到今年3月底基本完成裁员4万人的既定计划。此外,NEC公司也在今年1月末决定在集团内部裁员5000人,同时削减对外委托业务,相当于减少5000人的工作量。

在几乎天天都有坏消息的日本电子产业,除了佳能(Canon)这样的少数特例之外,业内其他巨头在本财政年度的亏损预计会达到170亿美元。标普已经将索尼和夏普的信用评级降至BBB+,仅比垃圾级别高两级。

日本电子产业过去10年的大幅衰退让人震惊。从2000年到2010年,日本电子行业的产量锐减了47%,出口下跌了27%,行业贸易顺差陡降了68%。

有分析人士称,日本电子企业陷入困境的直接原因在于错误的产品策略,试图在廉价资本和制造技术方面而非通过产品创新与三星这样的新贵进行比拼。

2012年互联网领域高层离职内幕之一 凡客高管离职

2012年的脚步刚迈出不久,江南的春天还没真正到来,国内互联网行业已掀起了一阵经理人离职潮,从电子商务、分类信息到门户网站和时下最热门的SNS社交等各领域都在面临高层人才的流失,下面就由奇客顾问来盘点下国内互联网各领域高层离职系列之内幕。

大批裁员、个别高管离职、上市未果,传言亏损严重……

2011年,凡客开始了全面的品类扩张,进入箱包、内衣、百货以及化妆品等领域。陈年认为,凡客在品类扩张上存在一些错误,比如拖把、电饭锅两种产品,进了一些不该进的品类。而因为大规模SKU(库存单品量)的扩张,又造成了库存过多的错误。他认为这是凡客“试错的代价”。 一则凡客推迟IPO、CFO与财务总监双双离职的消息,让凡客再次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消息称,凡客诚品预计从去年7月至今年6月将亏损10亿元,因此取消今年年内IPO计划,其财务总监已离职。此外,首席财务官(CFO)是IPO过程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由于凡客诚品IPO推迟,这个职位存在意义不大,因此凡客CFO朱纪文在入职半年后也已离职。

任正非华为内部撰文《一江春水向东流》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时候,妈妈给我们讲希腊大力神的故事,我们崇拜得不得了。少年不知事的时期我们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这种盖世英雄,传播着张飞“杀”(争斗)岳飞的荒诞故事。在青春萌动的时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项羽。至此“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又成了我们的人生警句。当然这种个人英雄主义,也不是没有意义,它迫使我们在学习上争斗,成就了较好的成绩。

当我走向社会,多少年后才知道,我碰到头破血流的,就是这种不知事的人生哲学。我大学没入了团,当兵多年没入了党,处处都处在人生逆境,个人很孤立,当我明白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政治内涵时,已过了不惑之年。想起蹉跎了的岁月,才觉得,怎么会这么幼稚可笑,一点都不明白开放、妥协、灰度呢?

我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那时我已领悟到个人才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这个人生真谛。我看过云南的盘山道,那么艰险,一百多年前是怎么确定路线,怎么修筑的,为筑路人的智慧与辛苦佩服;我看过薄薄的丝绸衣服,以及为上面栩栩如生的花纹是怎么织出来的,而折服,织女们怎么这么巧夺天工?天啊!不仅万里长城、河边的纤夫、奔驰的高铁……我深刻地体会到,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才是力大无穷的。人感知自己的渺小,行为才开始伟大。在创立华为时,我已过了不惑之年。不惑是什么意思,是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环境变动缓慢,等待人的心理成熟的一个尺度。而我进入不惑之年时,人类已进入电脑时代,世界开始疯起来了,等不得我的不惑了。我突然发觉自己本来是优秀的中国青年,所谓的专家,竟然越来越无知。不是不惑,而是要重新起步新的学习,时代已经没时间与机会,让我不惑了,前程充满了不确定性。我刚来深圳还准备从事技术工作,或者搞点科研的,如果我选择这条路,早已被时代抛在垃圾堆里了。我后来明白,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更何况知识爆炸的时代。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我转而去创建华为时,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在时代前面,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如果不能民主的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我创建了华为公司,当时在中国叫个体户,这么一个弱小的个体户,想组织起千军万马,是有些狂妄,不合时宜,是有些想吃天鹅肉的梦幻。我创建公司时设计了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利益分享,团结起员工,那时我还不懂期权制度,更不知道西方在这方面很发达,有多种形式的激励机制。仅凭自己过去的人生挫折,感悟到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创立之初我与我父亲相商过这种做法,结果得到他的大力支持,他在卅年代学过经济学。这种无意中插的花,竟然今天开放到如此鲜艳,成就华为的大事业。

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前十年几乎没有开过办公会类似的会议,总是飞到各地去,听取他们的汇报,他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理解他们,支持他们;听听研发人员的发散思维,乱成一团的所谓研发,当时简直不可能有清晰的方向,像玻璃窗上的苍蝇,乱碰乱撞,听客户一点点改进的要求,就奋力去找机会……。更谈不上如何去管财务的了,我根本就不懂财务,这与我后来没有处理好与财务的关系,他们被提拔少,责任在我。也许是我无能、傻、才如此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我那时被称作甩手掌柜,不是我甩手,而是我真不知道如何管。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他们担任的事业更大,责任更重,会不会被事务压昏了,没时间听下面唠叨了呢……。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到97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公司往何处去,不得要领。我请人民大学的教授们,一起讨论一个“基本法”,用于集合一下大家发散的思维,几上几下的讨论,不知不觉中“春秋战国”就无声无息了,人大的教授厉害,怎么就统一了大家的认识了呢?从此,开始形成了所谓的华为企业文化,说这个文化有多好,多厉害,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全体员工悟出来的。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我神秘、伟大,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符。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真正聪明的是十三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粘合起来。

公司在意志适当集中以后,就必须产生必要的制度来支撑这个文化,这时,我这个假掌柜就躲不了了,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我累坏了,身体就是那时累垮的。身体有多项疾病,动过两次癌症手术,但我乐观……。那时,要出来多少文件才能指导,约束公司的运行,那时公司已有几万员工,而且每天还在不断大量地涌入。你可以想象混乱到什么样子。我理解了,社会上那些承受不了的高管,为什么选择自杀。问题集中到你这一点,你不拿主意就无法运行,把你聚焦在太阳下烤,你才知道CEO不好当。每天十多个小时以上的工作,仍然是一头雾水,衣服皱巴巴的,内外矛盾交集。我人生中并没有合适的管理经历,从学校,到军队,都没有做过有行政权力的“官”,不可能有产生出有效文件的素质,左了改,右了又改过来,反复烙饼,把多少优秀人才烙糊了,烙跑了……。这段时间的摸着石头过河,险些被水淹死。

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真的,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点燃自己的心,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这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大约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帮助我们设计公司组织结构时,认为我们还没有中枢机构,不可思议。而且高层只是空任命,也不运作,提出来要建立EMT(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我不愿做EMT的主席,就开始了轮值主席制度,由八位领导轮流执政,每人半年,经过两个循环,演变到今年的轮值CEO制度。也许是这种无意中的轮值制度,平衡了公司各方面的矛盾,使公司得以均衡成长。轮值的好处是,每个轮值者,在一段时间里,担负了公司COO的职责,不仅要处理日常事务,而且要为高层会议准备起草文件,大大地锻炼了他们。同时,他不得不削小他的屁股,否则就达不到别人对他决议的拥护。这样他就将他管辖的部门,带入了全局利益的平衡,公司的山头无意中在这几年削平了。

经历了八年轮值后,在新董事会选举中,他们多数被选上。我们又开始了在董事会领导下的轮值CEO制度,他们在轮值期间是公司的最高的行政首长。他们更多的是着眼公司的战略,着眼制度建设。将日常经营决策的权力进一步下放给各BG、区域,以推动扩张的合理进行。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地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轮的轮值CEO会及时去纠正航向,使大船能早一些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

我不知道我们的路能走多好,这需要全体员工的拥护,以及客户和合作伙伴的理解与支持。我相信由于我的不聪明,引出来的集体奋斗与集体智慧,若能为公司的强大、为祖国、为世界作出一点贡献,廿多年的辛苦就值得了。我知识的底蕴不够,也并不够聪明,但我容得了优秀的员工与我一起工作,与他们在一起,我也被熏陶得优秀了。他们出类拔萃,夹着我前进,我又没有什么退路,不得不被“绑”着,“架”着往前走,不小心就让他们抬到了峨眉山顶。我也体会到团结合作的力量。这些年来进步最大的是我,从一个“土民”,被精英们抬成了一个体面的小老头。因为我的性格像海绵一样,善于吸取他们的营养,总结他们的精华,而且大胆地开放输出。那些人中精英,在时代的大潮中,更会被众人团结合作抬到喜马拉雅山顶。希腊大力神的母亲是大地,他只要一靠在大地上就力大无穷。我们的大地就是众人和制度,相信制度的力量,会使他们团结合作把公司抬到金顶的。

作为轮值CEO,他们不再是只关注内部的建设与运作,同时,也要放眼外部,放眼世界,要自己适应外部环境的运作,趋利避害。我们伸出头去,看见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多变的世界,风暴与骄阳,和煦的春光与万丈深渊……并存着。我们无法准确预测未来,仍要大胆拥抱未来。面对潮起潮落,即使公司大幅度萎缩,我们不仅要淡定,也要矢志不移地继续推动组织朝向长期价值贡献的方向去改革。要改革,更要开放。要去除成功的惰性与思维的惯性对队伍的影响,也不能躺在过去荣耀的延长线上,只要我们能不断地激活队伍,我们就有希望。历史的灾难经常是周而复始的,人们的贪婪,从未因灾难改进过,过高的杠杆比,推动经济的泡沫化,总会破灭。我们唯有把握更清晰的方向,更努力地工作,任何投机总会要还账的。经济越来越不可控,如果金融危机的进一步延伸爆炸,货币急剧贬值,外部社会动荡,我们会独善其身吗?我们有能力挽救自己吗?我们行驶的航船,员工会像韩国人卖掉金首饰救国家一样,给我们集资买油吗?历史没有终结,繁荣会永恒吗?我们既要有信心,也不要盲目相信未来,历史的灾难,都是我们的前车之鉴。我们对未来的无知是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我们可以通过归纳找到方向,并使自己处在合理组织结构及优良的进取状态,以此来预防未来。死亡是会到来的,这是历史规律,我们的责任是应不断延长我们的生命。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不回头。

诺基亚收购挪威移动操作系统公司SmarterPhone

挪威移动操作系统公司Smarterphone的投资者Ferd Capital公司今日透露,诺基亚已收购Smarterphone公司。

事实上这笔收购交易已在去年11月完成。自从2007年以来,Ferd Capital公司已向Smarterphone公司注资650万欧元。另悉,Smarterphone公司原名为 “Kvaleberg AG”,该公司的“支持者”还包括基金Innovation Norway、挪威Trolltech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Haavard Nord等。

Smarterphone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手机操作系统和手机软件设计的企业,该公司所设计的软件可允许手机制造商为仅具备基本功能的低端手机配置独特的功能。

诺基亚是否会将Smarterphone公司的移动操作系统作为除了S40与 Windows Phone之外的第三款操作系统,还是诺基亚仅是为了“买进”人才或专有技术,目前不清楚。另外,关于本次交易的财务情况也尚未对外透露。

2011年高科技行业下岗和离去的CEO们

2011年的IT界充满了故事,换帅之频繁令人咋舌,有光荣卸任的、有被迫离职的、有不堪重负的……事实证明,做CEO难,做科技界CEO更难。日前,美国员工评价网站Glassdoor就评选出了最不受员工欢迎的15位CEO。票选结果中,IT业的领袖们一举拿下10个以上的名额,其中包括雅虎临时CEO莫尔斯,微软总裁鲍尔默,Zynga的马克·平卡斯以及摩托罗拉移动CEO桑杰·贾等。

IT业的竞争足以用惨烈来形容,技术更新换代的频率也很难保证有企业一直是“铁打的营盘”,因而这些大佬们赚取高薪酬的同时,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也是与日倍增。美国IT网站eWeek近期还撰文指出,微软、谷歌、戴尔、索尼、三星等十大科技企业都应当迅速撤换现任CEO,以适应行业发展趋势。

AMD前CEO梅德克: 闪电辞职

今年1月11日,就在微处理器企业AMD发布革命性地融合了CPU(中央处理器)和GPU(图形处理器)的APU(加速处理器)的同时,AMD公司总裁兼CEO梅德克(Dirk Meyer)却闪电辞职了,这位CEO在任的15年间成功稳定了AMD,同时完成了包括成立GLOBALFOUNDRIES、与英特尔和解法律诉讼并将Fusion APU推向市场等战略行动。

梅德克毫无征兆的“闪辞”给了人们太多的遐想空间,有人说他是“被辞职”,因为其稳健的行事作风不能满足AMD日渐强劲的市场竞争力。在微处理器行业中,尽管AMD排名一直第二,但与英特尔的市场份额却相去甚远,目前,新CEO罗里·里德似乎也很难改变这个“千年老二”的地位,就在本周一,花旗还下调了AMD第四季度以及明年第一季度的收入预期。

谷歌前CEO施密特:毅然隐退

1月21日,谷歌在公布2010年财年四季报的同时,宣布了一个震惊业界的消息:现任CEO埃里克·施密特已经辞去CEO职务,由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接任。对于这次人事变动,谷歌表示变动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简化谷歌公司的决策管理。

至此,施密特在谷歌CEO职位的十年征程落下帷幕,施密特从2001年7月开始便一直担任谷歌的首席执行官之职。不过,施密特仍将继续担任谷歌执行董事长。职位变动后,施密特转向专注于谷歌外部事物,如并购交易、合作、客户企业关系、政府拓展和科技思想力领导等,与此同时,继续为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佩奇和布林担任顾问。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引咎辞职

国内因“丑闻”下台的CEO并不多,阿里巴巴前CEO卫哲或许可以算是一个。2月21日,阿里巴巴B2B公司就宣布,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2010年公司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由淘宝网CEO陆兆禧接任。

阿里巴巴表示,公司决不能仅仅变成一家赚钱的机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才是其使命所在。公司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之后的公开信提到,“对于这样触犯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任何的姑息都是对更多诚信客户、阿里人的犯罪!”对于卫哲的辞职,马云认为,“这是成长的代价!”多数舆论力挺马云的做法,但也一些舆论认为,阿里巴巴诚信问题由来已久,马云忍痛送给兄弟卫哲一道“伤疤”,是在为业绩不利的考核责任找一个“替罪羊”。

IBM CEO彭明盛:退休之时

“祝愿IBM的下一个百年更加美好!”在IBM成立100周年时,现任首席执行官彭明盛(Sam Palmisano)在贺卡上写道。然而,在IBM的下一个世纪里,这位IBM老总将缺席。日前,据报道,现年60岁的彭明盛即将于新年前夜卸任。按照IBM“首席执行官60岁即退休”的法则,彭明盛年内退休。在离职之前,他宣布任命IBM全球销售主管弗吉尼亚·罗曼提(Virginia Rometty)为新CEO。

自IBM创立以来,彭明盛是第八位CEO,也是任期最长的。在过去10年,IBM平均每股收益每年增长21%,2010年达到11.52美元。今年的增长率可能还会达到两位数。近日,《巴伦周刊》对彭明盛的退休发表评论称,他在过去十年里为IBM制定了清晰的长期路线图,帮助IBM扩展了服务业务,受到了竞争对手的尊敬和效仿。他是地球上最优秀的CEO之一,足以与乔布斯、拉里·埃里森、马克·赫德比肩。

金山软件前CEO求伯君:如愿退休

7月5日,时任金山软件董事长兼CEO的求伯君正式公布退休计划,计划在未来半年内辞去在金山软件的所有执行性职务,金山软件董事长将由雷军担任。

10月19日,金山软件宣布,自2011年10月24日起,任命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宏江为金山软件首席执行官(CEO),求伯君也终于可以卸下CEO重任如愿退休。求伯君于1988年受聘于金山软件前身公司,1988年求伯君创办金山软件,并负责开发WPS1.0。

有分析评论称,求伯君和雷军在公司发展战略上存在分歧,前者专注于软件,要打造中国的微软;后者更为看好互联网前景。求伯君则回应称,自己是写软件出身,但业务方面在董事会层面上有分工,管理上谁也不能做到全能,而且软件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并没有区别。

苹果前CEO乔布斯:因病辞世

2011年,对于IT业最让人扼腕痛惜的当属苹果前CEO乔布斯的离世。早在8月25日,苹果公司董事会宣布,乔布斯已辞去首席执行官职位,董事会任命蒂姆·库克任CEO,乔布斯已经当选为董事会主席。

董事会同时表示,乔布斯的非凡的远见和领导让苹果成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他在董事会主席这一新的角色上将继续以独特的见解、创造力和灵感带领和启发苹果世界一流的团队。北京时间10月6日,乔布斯在家人的陪伴下离去。

失“核”的苹果未来将何去何从备受业界关注。有分析人士指出,曾经苹果因乔布斯1985年的离职迅速衰败,如今,苹果或将再次因为乔布斯的离去而衰败。蒂姆·库克是否能带领苹果再创辉煌,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雅虎前CEO巴茨:被“轰下台”

相比较之前离任的CEO,巴茨显得更为狼狈,9月7日早间,雅虎首席执行官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向全体员工发布邮件,称自己已被雅虎董事会解雇。

随后,雅虎公司发布新闻稿宣布,公司已对管理层进行重组。任命首席财务官蒂姆·莫尔斯(Tim Morse)担任临时CEO。雅虎称,下一步将寻求一位永久首席执行官。

《福布斯》评论称,巴茨在雅虎两年犯下了八大错误,其中包括过度自信、组织团队过晚以及薪水过高等。路透社则表示,在巴茨两年多的任期中,雅虎停滞不前,并且与中国合作伙伴阿里巴巴产生嫌隙。根据当时美国企业员工评论网站Glassdoor的调查显示,2011年巴茨的员工支持率仅为24%。

惠普前CEO李艾科:被炒鱿鱼

同样,因无作为被解雇的还有前惠普CEO李艾科,北京时间9月23日凌晨,惠普宣布,任命梅格·惠特曼为总裁兼CEO,惠普董事会还将很快任命一位独立董事。李艾科辞去总裁兼CEO职务,并退出董事会。

据了解,自李艾科出任CEO以来,惠普股票价格累计下跌了47%,成为表现最差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成分股。但其可能被解聘的消息一经传出,当日公司股价盘中涨幅一度超11%,截至收盘股价涨6.72%。

对于2011年以来的IT界高管频繁更迭,有IT业人士表示,未来高科技企业的CEO离职现象可能会变成常态。那么,未来哪些IT巨头有可能加入“下岗”行列?目前看来,摩托罗拉移动CEO桑杰·贾离职的可能性最大,此外,在思科担任了16年CEO的约翰·钱伯斯被认为是离开现岗位的最热门人选,甚至有人预测,微软公司CEO史蒂夫·鲍尔默也将有可能卸任。